飞奔空间

祁晓瑜穆少煌小说_祁晓瑜穆少煌小说名字

完本

欲爱沉沦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笙歌 主角:祁晓瑜,穆少煌 标签:言情,虐恋,爱情,伤痛,虐爱

今天小编带来欲爱沉沦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祁晓瑜,穆少煌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笙歌,五年前她是他的整个世界,后来没有了她,他的世界再也没有了色彩,从此,他选择只活在黑暗里。她选择将他忘记,不愿每个梦里都在想他,可却在那个酒后的雨夜被他拉上车……睡完之后,他问:“想起我是谁没?”“没有,我真不认识你。”她泪眼汪汪。“那就再想想。”他疼她宠她护她,也折磨她,是她的男神也是她的恶魔,不惜一切代价将她囚在身边!她以为是世间最不幸的人,却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给了她世间最大的幸福,早就把命给了她……

欲爱沉沦精彩章节:

祁晓瑜也很想知道谁是穆少煌,听男人的口气,是把她当成得罪了穆少煌的那个女人,她背了这个黑锅。

男人手上的力气松了一些,又往她脸上靠近了几寸,这时候,她终于看清他的一张俊脸。

她没有想到他居然拥有精雕细琢般的脸庞,浓黑细长的眉毛,英挺、秀美的鼻子,他嘴唇的弧角也很完美。

要不是他漆黑不见底眸心隐藏着一种癫狂,祁晓瑜觉得这是她见过最完美的男人。

看着这张脸,她一时忘记了现在的处境。

“你想起来了?不错,穆少煌就是我的双胞胎哥哥,和我长得八分相象。”男人看着呆愣的她,完美的俊脸上出现一丝讥讽。

“穆少煌就是个傻子,他很早就开始喜欢你,在你十七岁时不顾所有人反对和你订婚,他一直把你当成他的全部,你遇到车祸,他不顾自己的命救下了你的命,而你,最终却在他生死不知的时候跟了别的男人……。”

男人手上的力气突然又加大了几分:“祁晓瑜,你说你该不该死?”

“穆先生,你哥哥的遭遇我也很同情,可是你真的认错人了,我从来没有认识一个叫穆少煌的人,也从来没有订过婚,更没有遇到车祸。”

她说的都是心里话,只想和他解释清楚,让他放过她。

“你还不承认?很好,这很像你不要脸的性格,我就给你证据。”

说完,他猛地站起身子,随手拿出一个遥控器,一声轻响,头顶的欧式吊灯发出刺眼的光,驱散了房间里的黑暗。

祁晓瑜本能的眯眼,这时她才看清,这里简直就像欧洲中世纪城堡中的卧室,宽大、奢华!

男人一身修身黑色西装平整笔挺,衬托着他欣长的身子,齐眉的刘海下一双漆黑的深眸,正冰冷的俯视着他。

在这如同金碧辉煌的宫殿中,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高不可攀的气息,就像古代微服私访的年轻帝皇。

矜贵,掌控一切!

从满眼的黑暗中恢复光明,但是压抑的气息没有稍减,祁晓瑜愣愣的看着他,正要从地上起来的时候,男人再次扑了上来,一下就把她压住,开始伸手去脱她的裤子。

“你要干什么……混蛋……放开我……”祁晓瑜死死抓住单薄的睡裤,无尽的羞耻让她苍白的小脸顿时通红一片。

“我给你证据。”

男人闷闷的低声道,手上一用力,她哪里还能抓住,一瞬间只觉的腿上一凉。

他指着她膝盖上一道长长的疤痕:“这里就是五年前那场车祸造成,祁晓瑜,现在你还要狡辩?”

“一道疤痕能说明什么,你不但是疯子,还是一个没有道德的混蛋。”她大眼里终于出现了泪水,拼命把上衣往下拉,羞耻的起身向床边跑去,想要去拿被单。

男人一把抓住她的衣领,她娇小玲珑的身子在他手里像是根本就不需要用力,很轻易就被他拉了回来。

“我就知道你会不承认,我也不需要你承认,好好做我的玩物,好好的享受接下来的生活,我会让你每天都活在‘快乐’里!”

男人扯住她的衣领,用力猛地一撕!

清脆的布料撕裂声响起,祁晓瑜苍白的脸上满是绝望,双眼布满泪水,看上去可怜巴巴的。

她不知道在这个男人手里,将来会是怎样的日子。

男人看着她的泪眼突然愣了一下,很快又化为厌恶,呼吸也开始粗重:“我不会再相信你的眼泪。”

他继续狠狠的撕扯她的上衣,她一动也不动,就像是已经认命。

在上衣一片片全部被男人撕下来的时候,他低头就要亲上去,这时候祁晓瑜猛然将头往前狠狠一送。

“嘶!”

男人像是没想到这女人敢反抗,倒吸一口冷气捂住鼻子,殷虹的鲜血顺着他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缝往下滴。

“很好,还和我装正经!”突来的疼痛让他眼里满是怒火,愤怒的把她往床上一推。

“咚!”

祁晓瑜轻哼一声,额头一痛,刚好撞在床头的实木上,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。

男人愣了愣,脸上很快出现一抹惊慌,胡乱的擦了一把鼻子的血迹,快速把她紧紧抱在怀里。

还好,呼吸很均匀,表示没有大碍。

没有人看见,这时候男人的动作很轻、很柔,他的脸上出现一丝痛苦的挣扎,又狠狠一拳砸在床头的实木上,高档的红木顿时出现裂缝。

“你为什么要逼我,祁晓瑜,我真的会杀了你。”

他又把她轻轻推开,打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“少爷,您这是……?”楼下站着桂姨,有些微胖,女佣打扮,抬头看着二楼栏杆处的男人脸上的血迹吃惊问道。

“我没事,太太昏倒了,立刻打电话叫私家医生过来。”说着他优雅的走下楼梯,下到一楼大厅。

“您这样……还是等医生一起过来看看吧!”桂姨有些心疼,却没有敢靠近男人半步。

“桂姨,你没有听见我的话吗?”男人声音突然冰冷。

“哦……知道了少爷。”桂姨急忙拨通一个电话。

男人向门外走去,挺拔的身姿看上去依旧优雅不凡,没有一点狼狈,突然他的脚步一顿,没有再往前走。

直到桂姨打完那个电话,他又对桂姨道:“我会让阿武给你送来一个菜单,记得以后每天早上太太醒来,一日三餐,都按照菜单上给她换着花样做,她喜欢吃芒果和荔枝,你就把皮核去了加热给她送去,太太不喜欢吃甜食,以后家里所有甜食全部撤了。”

“是,少爷。”

桂姨脸上挂着微笑,点了点头,恭送男人走出门外。

见他走远后,桂姨抬头看了眼二楼亮着灯的那间卧室,摇头苦笑:“太太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吆,少爷最喜欢的甜食都不吃了。”

夜,漆黑。

男人高大的身影仿佛夜行的百兽之王,偌大的别墅庄园居然没有开一盏路灯,因为男人喜欢黑暗!

他踩着鹅卵石的小路优雅迈动脚步,不一会儿就走到一座阳光雨棚下的车库旁。

“穆先生。”

沙哑的男声低沉恭敬,阿武魁梧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。

“去酒店。”

男人淡淡的轻吐三个字。

几十秒之后,三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开了过来,车灯驱散了黑暗也照亮了男人的脸。

阿武看到男人英俊的脸上居然有血迹,大吃一惊,立刻把车子熄火。

下一刻,十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,训练有素的快速从前后两辆车上下来,整齐的排成两排,全部弯腰鞠躬,额头上淅淅汗水流淌,大气都不敢喘。

“穆先生,是我疏忽,愿意领罚……”阿武低沉沙哑的声音也在颤抖。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