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奔空间

小农女的锦绣人生姚玉谢知默_姚玉谢知默小说在线阅读

完本

小农女的锦绣人生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原小七 主角:姚玉,谢知默 标签:

今天小编带来小农女的锦绣人生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姚玉,谢知默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原小七,琴棋书画不会,洗衣做饭嫌累。政史地物化生,那是什么?就这样还穿成了农家小媳妇,身边还有个拖油瓶?家里各个奇葩,公婆皆为极品!嘿,斗极品什么的,她会。总之,这是个现代战斗机带着大力无穷的汉子,发家致富,顺便斗斗极品亲戚,走上巅峰人生的故事。

小农女的锦绣人生精彩章节:

姚玉把桌子移到窗户下面,“诺儿能从这里翻出去,去帮我找王姨吗?”这个窗户依她的体格肯定是爬不出去的,唯有诺儿可以。

“好!”诺儿问道,“要跟王姨说什么吗?”

姚玉没想到诺儿那么快就同意了,“跟王姨说,请她帮忙找下里正,明天谢家要杀我。”

屋后面是一片泥巴地,可是姚玉还是怕诺儿会摔着,把窗户卸下来之后,拿着床单的一头,然后把另一边丢到窗户外面,诺儿抓着床单,姚玉再三交代,一定要小心。姚玉看着诺儿一溜烟跑出了谢家,才把床单收起来仍在一边。

两天,还有两天就及笄了,姚玉摇摇头,前一世活的倒霉,这一世也是如此,女子及笄应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,可落到她头上就变成是一个死亡的标志。

“妹子。”轻微的呼喊声从窗边传来,险些让姚玉以为自己得了幻听。

“凤珍姐,你怎么过来了。”让诺儿去求救,没想到王凤珍竟然亲自过来了。

王凤珍递给姚玉一个大碗,“你先将就着吃一点,我家那位一早就去镇上了,等他回来,我再跟他商议下怎么救你。”

“姐姐凤珍姐,”姚玉接过碗。

王凤珍小声道,“今天就先让诺儿住我家。”

姚玉点点头,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,“麻烦你们了。”

王凤珍摆摆手,“说什么见外话,那你先吃着,我走了。”

姚玉即便再没有胃口,还是把一碗面糊下肚,准备好精力应对谢家,吃完之后,姚玉把水壶的水倒到碗里,把水壶的盖子卸了下来,水壶盖子的边角是尖的,姚玉用尖的地方把桌腿磨掉一只。

姚玉不知疲倦的磨着,即便水壶盖子是尖的,也无法媲美刀锋的尖度,直到磨的桌腿和桌子连接的只有三分之一时,姚玉才站起来,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腿,一脚把桌腿踹断。

姚玉拿着断的那根桌腿坐在窗边,开始削起来,累了就倒在床上休息,醒来就继续削桌腿,直到把一边削的尖尖的才停下来。抱着一头削尖的桌腿,姚玉躺下和衣而睡。

“来看看,这贱蹄子是不是已经在里面自杀了。”刘氏大嗓门扰的人心烦意乱。

姚玉看了眼窗外,又过了一天呢,离及笄还剩一天,谢家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置她于死地吗?

姚玉坐起身来,看见从门外冲进来的一大家子,眼里露出一抹狠色,即使是死,她姚玉也要拖上一两个在黄泉路上作伴,“怎么,这么快就想我死吗?”

首当其冲的刘氏,见到姚玉的眼神,差点瘫软在地,谢老四默默的退到房外,只有谢家老大依旧站在最前面,望着姚玉,“三弟妹……”

“闭嘴,谁是你三弟妹了!”姚玉拿起削尖的桌腿指向谢知财。

刘氏顿时一声尖叫,“这贱人是发疯了啊!怎么办怎么办?”

谢知文在门外说,“既如此,我们不如今天就送她下去见三哥。”

姚玉抓起一旁的水壶朝门外扔去,吓得谢知文立马满院子乱窜,毫无书生气质。

姚玉心中鄙视,还读书人,如此心狠手辣又贪生怕死,姚玉举起手中的桌脚,对着在场的每一个人,宋氏吓的瘫软在地上,使劲往外爬。

周氏拉着谢知财就要往外走,刘氏尖声道,“老大,老二!还不赶快把这个疯婆子给我绑起来。”

谢知财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上前,“三弟妹,对不住了。”

周氏见拉不住谢知财,一跺脚退到院子去了,谢老二谢知川早就跑的不见人影。

姚玉拿着桌脚跟发狂一般,谢知财又不敢近身,一时之间也没人抓不到姚玉。

“你们这么多年的饭都白吃了吗?连个女人都……”刘氏话还没说完,姚玉就把桌脚对向她,吓的刘氏抓住门槛。

这边动静闹的太大,很多周围的邻里都围在门外观看。

不一会里正就也过来了,王凤珍跟着立正走了进来,然后跑到姚玉旁边,低声道,“昨日谢家老大一直守在外面,我们没敢过来,今天早上见这边有动静,我们就去找了里正。”

“谢谢。”姚玉抓着桌腿,手都有些颤抖,前一世对待那些亲戚还好说,都是嘴炮,哪能像这样真的干仗。

里正一进来,谢万福赶紧迎了上去,“里正今天怎么有空过来?”

“都闹的要出人命了,还能不来?”里正冷哼一声,他是看着谢家从一个贫穷的农户走到现在这个地步,主要是多亏了谢家老三,想到这里,里正叹了口气,只可惜谢老三做的是不好的勾当,又是个命薄的,家里好不容易好过了,却走了。

“哎哟,里正这话就错了。”刘氏对里正可是没什么好口气,里正算什么,她儿子还是童生呢,“这姚氏和我家老三是订了,订了?”刘氏又忘了是啥婚,只得看向谢老四。

谢老四走上前给里正行了一礼,里正赶紧回礼,虽说再不喜欢这谢老四,可是毕竟谢知文是童生,起码的尊敬还是要有的。

“里正,姚氏与我家三哥订了冥婚,姚玉及笄之日,便是下去陪三哥之时。”谢知文道,生怕村里的人会误会,赶紧解释,“这冥婚是死人之间的婚礼,当初我爹娘也找过及笄之后死去的未婚女子,可是村里没有。”

说到这里,谢知文扫了一圈在场的人,不少人都点点头,表示确有此事,当时刘氏为了证明谢家在为谢知默办事,特地到处张扬,所以双水村基本人人知道谢家确实找过这样的女子。

谢知文见众人点头,又道,“不得已,我们只能找活人,而姚氏,她父母也知道是冥婚,何况我们聘礼可是没少一分。”

“对啊,姚氏可是我花了九两九银子娶进门的。”提到这一点,刘氏就有些心疼。

果然,此话一出,村里人开始交头接耳起来,农户家一年到头也攒不到几百个同班,这么多银子他们有可能一辈子也赚不到啊。

“请问各位,既然是媒妁之言,父母之命,我们该不该让姚氏下去陪我三哥。”

谢知文这番话显然是偷换概念,冥婚分死人和活人两种,不知为何谢知文非要置他于死地。

里正也有些动摇,显然无法确认冥婚是否非要取人性命。

王凤珍大声喊道,“冥婚不一定非要死人和死人配,将来姚妹子死后再和谢三葬到一起也是可以的。”

谢知文冷哼一声,“请问这位大嫂,你可有相关律法来证明?”

王凤珍大字不识一个,哪知道这些,当即就吞吞吐吐的,村里人本就偏向读书人,如今看到这一幕,更加站向谢知文。

姚玉摇摇头,万恶的封建社会本就对女子有着敌意,如今谢知文这番话,看来是无解了。

见状,刘氏道,“这是我们的家事,谁要管,就跟着陪我家老三去!”

村里人立刻后退一步,生怕这事会牵连到自己。

谢知文给众人行了一礼,“各位村民皆有耳闻,谢家自所以有今天模样,全靠我三哥,如今我三哥已去,我们全家不舍三哥在黄泉路上孤零零的一人,便找了姚氏,做人当有诚信,还望各位父老乡亲成全。”

都提到诚信了,谁还敢说不,那岂不是代表自己是那不诚信之人。

里正望着蹲在地上的姚玉,却无法搭救,难道今日要看着这丫头死去吗?

谢知文给谢万福使了个眼神,然后就退到谢家众人身后,宋氏趁机站到了前面。

谢万福清了清嗓子,“老大,拿刀来,今天我们就送姚氏下去陪你三弟。”

姚玉心里冷哼,这还真是把自己当畜生宰了。

谢老大闻言跑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出来,王凤珍早被谢秀红推到了屋子外面,一脸着急的望着里面。

姚玉手里的桌脚早被谢知川趁乱夺走,这会不知道谁从后踹了姚玉一脚,姚玉直接跪在地上,而后哈哈大笑起来,“今日谁杀我,来日我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他!”

姚玉冷冽的眼神扫过在场的人们,谢家的几人皆低下了头,这眼神太恐怖,任谁都无法与之对视。

谢知财尴尬的把刀递给谢万福,谢万福却是不敢接,“老大,就你去吧。”

谢知财拿着刀有些懵,木楞的说道,“可是我没杀过人啊。”

谢万福一口血差点喷了出来,这话说的好像他杀过人一样,无奈道,“就像杀鸡一样。”

周氏实在看不下去,“爹,你就别为难知财了。”

“他不去,你去?”谢万福立刻呛声道。

周氏道,“这是老三的事,按理说众兄弟都该出一份力,不如他们几兄弟一人一刀?”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