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奔空间

完美甜婚:总裁大人别得意雨落落_完美甜婚:总裁大人别得意雨落落小说阅读

完本

完美甜婚:总裁大人别得意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雨落落 主角:叶婉,纪寒禹 标签:纠缠,爱情,暖宠,温馨,甜蜜

今天小编带来完美甜婚:总裁大人别得意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叶婉,纪寒禹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雨落落,“什么?他竟然嫌我长得丑?”活了二十年的叶婉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长得丑。“呃……不是,纪先生只是说,他不喜欢你这样……”“不喜欢?哼,说白了不就是嫌我长得丑嘛!”叶婉冷哼一声,“我倒要亲自去会一会这纪家的大少爷,看看本小姐到底哪里长得丑!”于是,叶小姐见到了传说中有一个加强排的女人想要睡他的纪大总裁。然后……然后……然后我们的叶小姐,就把传说中的总裁大人给……睡了!“叶婉,你好大的胆子!”某人盯着床头柜上的一张百元大钞,咬牙切齿。早已逃之夭夭的某人打了个喷嚏:“啊哟,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啊!!”

完美甜婚:总裁大人别得意精彩章节:

江城,纪氏集团行政大楼外,一辆黑色轿车内。

叶婉遵从舅舅的意愿准备和相亲对象见面,为此精心打扮了一番,势必要给对方留下完美的第一印象。

舅舅是她最尊敬的人,所以叶婉对这场相亲并不排斥,也早知道自己的照片在几个小时前已经送到对方手上,现在正在等对方下班。

可叶婉怎么也没想到,她居然被拒绝了!相亲取消!

理由居然还是嫌她长得丑,活了二十年的叶婉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长得丑!什么眼光!

怒气冲冲的叶婉不顾秘书的阻止,打听到对方的行程,直接尾随至酒吧,她倒要看看嫌弃她长得丑的男人自己能长成什么样,居然敢嫌弃她!

吧台边上,英俊的男人端着酒杯随意地喝着酒,看似慵懒却散发着矜贵的气质,表情冷峻,气场强大,不少打扮精致的女人频频向他暗送秋波,却无一人敢靠近。

纪寒禹非常低调,她没有他的照片,然而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叶婉就十分笃定这就是她要找的人,那一瞬间心脏突然不受控制地砰砰跳起来,叶婉下意识地按住胸口,愣在原地。

直到纪寒禹拎着搭在一边的外套起身,准备离开,叶婉才想起自己的目的,好不容易压下的怒气又涌了上来。

长得倒是人模狗样,眼睛却有点瞎!

纪氏总裁,纪寒禹!传说中有一个加强排的女人想要睡他的纪大总裁,也不过如此嘛!叶婉口不对心地想着。

“纪寒禹!”叶婉冲上前挡到纪寒禹面前,怒气冲冲地质问道,“你睁大眼睛看清楚,本小姐倒底哪里丑!”

莫名其妙!

纪寒禹皱着眉头打量着叶婉,清澈又带着倔强的眼神,一眼望到他的心里,纪寒禹心头微窒。

不过……他很确定自己不认识她,疑惑地问,“你是?”

我是?叶婉快要气疯了,刚刚拒绝不到几小时,转眼就不认识她了?

不等叶婉回话,纪寒禹的眉头越皱越紧,眼前的……不,不能说是女人,从他的角度看去身材倒是不错,五官非常精致漂亮,但粉黛未施的小脸显得格外稚嫩。

“成年了?这里可不是你这种小姑娘来的地方,太危险,赶紧回家吧。”说罢纪寒禹推开叶婉准备离开。

“不许走!”叶婉被纪寒禹的话气得不行,挺了挺胸,她二十了好吗!怎么就未成年!

纪寒禹按了按额角,头疼欲裂。

脑袋昏昏沉沉,接连几天应酬不断,休息不足的同时宿醉难消,现在急需上楼好好休息,完全没有耐性在这里替别的家长教育孩子。

见叶婉不听劝告,他也没有执意强求,叛逆期的中二少女吧,没有道理可讲,纪寒禹摇摇头准备离开。

叶婉从未高估过自己的魅力,却也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的冷待。

一向心高气傲的她哪里接受得了,脑子里绷着的弦一断,主动上前抱住了纪寒禹,试图留住他。

仅仅三秒钟,或许不到,叶婉就被推开,男人上下打量她的目光更是让她难堪,叶婉不自觉别开脸。

纪寒禹收回目光后冷着脸离开。

他嘴角抿得很紧,叶婉心头一悸,他好像生气了,可是她也很生气好不好!

三楼是酒吧提供的顶级VIP休息区,套房等级堪比星级酒店,叶婉咬牙跟着纪寒禹上了三楼,她就不信她拿不下他!

房门刚打开,纪寒禹就被伺机而动的叶婉推了进去,抽卡关门一气呵成,然后直接揪住还有些发懵的纪寒禹,压到墙上。

触到冰凉的唇瓣,浓烈的酒香侵入口腔,叶婉发昏的头脑才微微清醒,她竟然壁咚了才见过一面的男人。

虽然这个男人是舅舅介绍的相亲对象,她也不否认对他有好感。

但是,但是他拒绝了你!叶婉。

纪寒禹喝醉了,可你没有!

叶婉有些慌乱,骨子里的傲气却决不允许她退缩,咬着牙就强势进攻。

酒意上头,纪寒禹还保有几分清醒,但美人在怀,很难不心烦意乱。

清幽的体香混杂着酒香,不免让人有些沉醉,下意识地便反吻了过去。

两人一路从门口激吻到床上,你来我往谁也不肯认输,直到纪寒禹倒在床榻上。

叶婉跨坐在纪寒禹的身上气喘吁吁,出神地看着他,他眼神有些迷醉,嘴唇还被她咬破了一点皮,精致的衬衣被她扯开,胸口起伏得厉害,露出结实的腹肌,锁骨处还有她的唇印……

美人在榻,趁人之危,叶婉脑海里莫名冒出这两个成语来,想到纪寒禹的拒绝叶婉咬了咬牙,努力回忆起自己看过的小黄片,柔软的小手从他的肚脐一路往上,身体也跟着压了下去,另一只悄然伸进了他的裤子里。

冰凉的小手一路往上,遇到某个凸起的小点时,小心眼地掐了一把,最终停在喉结位置,纪寒禹心底暗骂一声,那是他的敏感带,还有身下那只做乱的小手,更是让他又爱又恨。

灵活的舌尖突然抵在喉结处,纪寒禹全身一绷,差点被叶婉撩到失控。

“妖精!这是你自找的!”纪寒禹绷紧牙关,猛然翻身压下。

酒吧清晨格外安静,叶婉从床上悄悄地滑下来,视线停到床单上殷红的血迹,忍不住捂额,她昨天是疯了吗?疯了吗!

再看看睡得正香的纪寒禹,叶婉心虚地往门口摸,走到一半,摸了摸口袋,她昨天直接从车上下来,什么也没拿,口袋里只有准备买颜料的一百块。

想了想,叶婉摸回去,把那一百块小心地压在了床头柜上。

哼,被自己嫌弃的人睡了是什么感觉?

这可是嫖资!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