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奔空间

祸世羽凰:傻夫不休妻孤今寒_祸世羽凰:傻夫不休妻孤今寒小说阅读

完本

祸世羽凰:傻夫不休妻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孤今寒 主角:玉舒娥,金千弦 标签:言情,情感,玄幻,鬼怪,斗争

今天小编带来祸世羽凰:傻夫不休妻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玉舒娥,金千弦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孤今寒,她是玉府千金,却连续被人休了八次,直到第九次遇见了他。他是金府公子,天生痴傻,不喑世事。媒婆一根红线,说的她才貌双全琴棋书画,说的他一表人才俊逸非凡。两家愉快的定了亲事。这一次,媒婆诚不欺她,他不会休妻,因为他傻。“傻子,如果有人欺负我,你该怎么做?”“打他!”“傻子,如果以后有人想抢走我,你要怎么做?”“抢回来!”“傻子,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玉家的人了,你来叫我一声夫君听听?”“娘子。”“你说什么?”“……”“等等,你不傻了?”“不,我是个傻子。”“你再说一遍?”玉舒娥拔腿追上快要逃出视线的金二公子,“是傻子你就别跑!”

祸世羽凰:傻夫不休妻精彩章节:

“哎呦,听说了没?玉肥又给人休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是谁是谁?这回又是哪家倒霉的公子?”

“听说是岚城的一位公子,姓卢,家大业大,结果被这媒婆一忽悠,洞房花烛夜看到羞答答的小娘子竟然是这么大一坨哈哈哈哈……”

说话的人笑得上气不接下去,客栈一时好不热闹,围观好事者纷纷凑上前,你一句我一句的补充,仿佛自己亲眼所见。

玉舒娥,玉城首富玉郎敛千金,芳龄十九,姿色中等,如果不是因为太过肥胖,也不至于嫁了八次,八次被休,如今玉城上下无人不知,玉老爷和夫人为此愁断了肠,奈何媒婆说的天花乱坠,洞房花烛惊新郎。

“荷花,你看这衣服是不是又小了?穿着好紧。”玉舒娥低头瞧了一圈自己的蟒蛇腰,不禁皱眉。

荷花是她的侍女,年芳十六,模样清秀,左眼下一颗美人痣,因为生的乖巧懂事,又善于女红,深的玉舒娥喜爱,此时听到自家小姐的话,荷花迟疑了一下,“小姐,下午新衣服就好了。”

玉舒娥看着铜镜中的自己,微微失神。

“小姐不用烦恼,大夫说按时吃药,您一定可以瘦下去。”荷花看穿玉舒娥的心思。

女子哪有不爱美?

所谓一胖毁所有,大概说的就是她吧!

“那些药我吃的少么?这一个月我可是一点荤腥都没沾,人生无味,不如死了罢了。”玉舒娥怅然。

荷叶慌张,“小姐别乱说,这话让夫人听见了多伤心啊!”

“好了好了,你去端药吧!”玉舒娥催促。

荷叶欠身退下。

玉舒娥正要关上窗户,谁知忽然一阵狂风,吹得她眼前一花。

荷叶一路朝厨房走去,晴空万里,浮云飘飘,府中家丁正在清扫庭院,往来侍女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,谁知当空突然一暗,让所有人的视线同时向上一抬。

“大人、妖尊大人,您不是说仙君是您的旧相识么?为什么把我们从万丈森追到这里?”

云端深处电闪雷鸣,一只黑影急速追上前面那条白光,气喘吁吁的追问,白光中隐约露出一双幽绿的眸子,妩媚撩人,“他要拿回自己的修为,哪有这么容易?在我这里放了六百年,没点利息就想要回去,想得倒美!”

“大人,您把他的命魂都修补好了,他还这么对待我们,您这么逃跑,身为妖尊的尊严呢?我们万丈森的尊严呢?”又一只黑影迎头赶上。

白光中的妩媚眸子淡然以对,“不想跟他打,这可是我爱了六百年的男人,打伤了我会心疼的!”

话音刚落,一道闪电贯空直下,直直劈向白光,众妖大惊四散,妩媚眸子向上一睨,迅速化作一道极光冲向下方。

“休逃!”仙衣缥缈,沉声一喝。

整座玉城上空风云骤变,惊雷劈空,所有人都傻愣愣的望着天空,就见一到天光俯冲而下,霎时一片铺天惨白,轰的一声巨响。

众人脑袋一翁。

“啊——”玉舒娥惨叫。

“借你身体用用。”柔声轻语,恍惚间,白光消散,玉舒娥双目一怔,一道幽绿邪光嗖的自她眉心钻入体内。

“啊啊啊——救命啊!妖尊扔下我们独自逃跑了!!”

众妖在妖尊逃跑后,迅速化光各自逃窜,不消片刻,云淡风轻,刚才那一瞬间仿若一场迷梦,等众人回过神时,个个心有余悸,却始终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荷叶猛地回神,头有些晕。

屋内,‘玉舒娥’看着铜镜中自己的容貌,满脸郁结。脑中思绪接连浮现,看来这具身体的主人有着相当多的惨痛回忆。玉舒娥再无心容貌,见窗外天色放晴,默默关上窗户。

“小姐……”门吱嘎打开,玉舒娥整装坐回桌前,对着铜镜顾影自怜。

荷叶看在眼里,一时不知如何安慰,“小姐,喝药了。”

玉舒娥指了指桌子,抚头哀叹,荷叶小心翼翼走到她身边,小声道:“小姐,下午我们就要去北河州,听说这位金公子与众不同,两家长辈特地安排了风景绝佳的地方让你们二人见面,到时我替小姐好好打扮一番,一定可以。”

“可以什么?可以顺利嫁给他?”玉舒娥回道。

荷叶张了张口,看她面露不悦,不敢再说。

玉舒娥迅速在脑中搜寻关于这件事的信息,又是岚城的公子?金……金什么?

“我记得这位金公子似乎比我还小?”玉舒娥不确定的问。

荷叶点点头,乖巧回道:“年十六,比小姐小三岁。”荷叶说完,立刻补充道:“不过老爷和夫人都说,女大三抱金砖,你们是有姻缘的。”

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玉舒娥问。

荷叶仰头一思,回道:“好像是叫……金千诺。”

……

想是玉舒娥很久不出远门,头一次出远门,荷叶忙里忙外,招呼丫鬟侍女一阵收拾,几乎要把她房中的东西掏个干净。

玉舒娥抬头,看朗朗晴空,感觉不到一丝杀气,心想人估计已走远,正思量着要不要从这具身体里出去,谁知背后忽然一阵冷风,她啃着苹果的手一哆嗦,扭头一看。

“小姐,老爷夫人请你过去一趟。”

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玉舒娥眼尾一扫院中池塘,水光潋滟,荡出一圈小小波纹,玉舒娥随手把吃剩下的苹果一丢,整了整衣襟,摆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跟上。

被丢的苹果咕噜噜的滚到池塘边上,水边‘哗’的冒出一团水影,乘人不备一口吞下。

正厅内,玉老爷和玉夫人正在商讨事情,玉夫人本姓何,玉城第一美人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虽然人到中年,依旧风韵犹存,一身装扮华贵得体,怎奈两人独女先不论其姿色,却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身体逐渐肥胖,成了如今这般模样,玉夫人想尽办法,拜访名医,还是治不好她的病。

“舒娥拜见爹爹、娘亲。”玉舒娥学的有模有样。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