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奔空间

萧星瞳笛灵魄战神_萧星瞳笛灵魄战神小说阅读

完本

灵魄战神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天枢 主角:萧星,瞳笛 标签:奇遇,命运,战斗,强者,爱情

今天小编带来灵魄战神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萧星,瞳笛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天枢,万年前,他是人人敬仰的千古父神。万年后,他是人人可欺的凡夫俗子。幽梦万载,一朝惊醒,重活一场,当不负这一世浮华,踏天再临!夜幕无尽,清晨永明。以月下之名,书乱世之春秋!

灵魄战神精彩章节:

九拜惊天,铜像破碎,星图出世,大势将起。

十年前,荒域霸主天瞳族被神秘势力捻灭,镇族之宝不知所踪,灵界九域无数势力因此而动,杀入荒域内,誓要找到九大镇域神器之一,幽煞珠!

据传,此物内有煞灵,对灵魂,灵魄极为敏感,其内幽煞之气一旦祭出,那便是焚魂蚀灵,不死不休。

而灵魄,却是灵修的根本,若没了灵魄,灵修便跟凡人无异,甚至还会因此而受创,重则身死魂灭,轻则修为全废。

可以说,此物是天下灵修的克星,一旦被人得到,那么所有修士都将受其克制,除了舍弃灵魄,用自身修为硬拼以外,再无他法。

之后悠悠数载,荒域无数势力被灭,无数宗门易主。崛起,泯灭,新生,死亡这八个字,在此处得到了很好的验证。

古人云,兵戈扰壤,大祸必出。

终于,一域外老妖久寻未果,一怒之下竟屠杀一城无辜百姓,引来超级强者的震怒,天罪冥妖,生死刀圣八大域域主齐齐出世,以雷霆手段将其镇杀,而后联手颁布止杀令,荒域才从动荡不安的局势中缓缓沉淀。

随后,虽然还有人私下寻找,但鲜有人再大规模的厮杀,拼斗。

直至一年前,不知从何地兴起流言,说是当年天瞳族泯灭之际,将镇域神器幽煞珠掷入一则秘境,只要找到那个名为‘玄灵’的秘境,便可得到至宝幽煞珠。

一时间,谣言四起,无数强者蜂拥而动,在各地高价悬赏秘境消息,但收获甚微,大多都是宵小之徒的哄骗。

而现在,这幅标志着玄灵的星空图横空现世,可以预见,荒域风云将起!

“看,那上面好像有字!”

“好像是……玄灵?”

“难,难道是……玄灵秘境!”

“什么,传闻中藏有神器幽煞珠的玄灵秘境?”

“没错,这等气势,这等场面,是了,一定是了!”

“嘶!”

死一般的寂静被此起彼伏的嘈杂打破,随着一些有见识的蠢货将星图奥秘道出,此间哗然一片,武者激动,修士兴奋,城主震惊,平民愕然。

“快,快回去禀报族老,玄灵秘境地图现世,请他速速定夺!”一名头缚布带的青衣老者抬手招过一人,附耳低语几句,便将一快玉简塞入其手中。

随后,那人身形一闪,消失在了人群中,徒留老者定定的望着虚空,脸色兴奋而凝重。

“玄灵秘境的地图么……”风度偏偏,一身白衣的公子轻摇羽扇,看着天穹那闪烁不已的星空图,嘴角微掀,眼带奇光。

“有点儿意思……”

乱了,彻底乱了,众人连最敬爱的父神都不拜了,都死死的盯着天空那星带闪耀,久久不散的星幕,喧哗着,吵闹着,激动着。

更有数不尽的武者,修士掏出玉简,对着天空刻印,将那星幕雕刻在了玉佩中。

对此,天荒城城主姬煌视若无睹,不闻不问。

准确的说,是有心无力。

这么大的阵仗,他怎么禁止?今天可是祭神大典,全城上百万人都在这里,都看到了,难道效仿那个大妖,杀?

呵呵……

还是歇歇吧。

苦笑的看着天空那浮动的星幕,秉承着见者有份的原则,他也掏出了一块玉简。

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,一个人影趁着众人惊愕之际,渐渐的消失在了人群中……

……

“这就是你带我来这里的原因么……”趁着震动,闪身离开的萧星一边抚摸着胸口,一边藏身于不起眼的角落,快速向着远处奔袭,眼里满是喜意。

而透过他胸口的衣衫缝隙,可以隐隐看到,一颗黑色的珠子印记印在其胸口,巴掌大,通体漆黑,闪烁着乌蒙蒙的光泽,看起来栩栩如生,而在珠子内部,似有一条极为模糊,宛如发丝的灰色流火盘旋游动,极为诡异。

这,便是荒域人人欲得的幽煞珠。

它的第一任主人,便是萧星,那三目大汉铜像则是它的第二任主人。

此物连同其它八件镇域神器,是他当年在神界一处古遗迹得到的古物,颇为神秘,他参悟多年,始终不得要领,最后在当年下界收徒之际,将此九物分给了九个徒弟。

十年前,幽煞珠突然解封,他这一缕残魂从无尽长眠中惊醒,察觉有异,他拼尽全力撕裂空间逃出,以至于灵能耗尽。情急下,只能随机夺舍一躯壳,以求休养生息。

只是入体后,他才发现这是一名弃子,当时天寒地冻,正是酷寒之际,饥冻交加下,没过多久他便濒临消泯,眼看就要再度魂归幽冥,好在天公有义,在他弥留之际,一善人路过将他背回家中,以一碗粗粥救起。

随后,安顿好伤势,他便愕然发现,这件当年的至宝不知经历了何种变故,其内煞灵不知所踪,功能缺失大半,只能沦为一个死物,而更让他惊疑的是,自己的灵魄,居然也不见踪影。

而不管是恢复实力,还是想要吸取天地灵气,成为修士,没有灵魄,就无法感应、吸取天地灵力,那便只能做梦。

好在他不是凡者,心智坚定,又手握幽煞珠此等神器,虽然神威不再,但好歹也不是凡物,当年他对此物也算是颇为了解,倒也能废物利用。

之后经过数年光景,他挖坟掘墓,探尸寻煞,通过秘法聚集了大量阴煞秽力,才慢慢的唤醒幽煞珠,将其融合,不仅如此,他更是意外的从其内得到了一条不是线索的线索。

通过融合幽煞珠后其内残存的记忆得知,自己的灵魄,以及幽煞珠其内的器灵均被人剥离,转移到了一个叫玄灵秘境的地方。

遂,时至年前,善人离世,他便收拾全部家当,一边散布出一个幽煞珠在玄灵秘境的谣言,让别人代替自己寻找,一边走出山村,靠着一些手段,汲取一些阴煞,秽力来供其内那一丝幽煞之火吞噬,以求将其滋养壮大。

只是煞灵的缺失,让幽煞珠没了再生之力,而出门在外,天下何其凶险,他又是一个没有灵力,偏偏身怀重宝的武徒,所以到了现在,一路探尸寻煞,也就堪堪弄出了一缕幽煞之火,用来当作自己的保命底牌。

其中之凶险,实在非寥寥数语可表。

“如果我没猜错,那个地方应该在北方荒脉之内,全速前进的话,差不多有月余就到了……”

整整十年,卡在武徒九层寸进不得,这种憋屈,让本就心中有疙瘩的萧星更加痛苦,因为他想尽快恢复实力,寻回自己的三魂七魄,再战天地,去报当年的血仇!

所以,今天星辰图出世,他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“现在出城太引人注目,还是等祭神大典结束再说!”没入一处阴影中后,萧星长呼一口气,坐了下来。

“为师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,相信我!”

回首凝望来路,看着远处那散落一地的铜像,他的眼里,闪过了一丝坚定。

只是,他没有看到的是,远方一双玩味的眼睛,一直盯着他,不曾离开……

……

皎月当空,残星暗闪,凄白的月芒从天而落,为这苍茫大地铺上一层银纱的同时,也为这幽寂的黑夜带来一丝阴冷的温暖。

时至午夜,喧嚣了一天的天荒城早已寂静,天空上的异像也已消失,宽阔的广场上,除了那百丈高的父神已再无它物,其实,不管众人如何震惊,不管天下因此掀起了如何巨浪,对于荒天城的百姓而言,这些都毫无意义。

玄灵秘境也好,幽煞珠也罢,再怎么逆天,终究是属于修士的,对于他们而言,还不如一枚金锭实在。

所以这偌大的荒天城,此时除了道道流光暗影不时从天空划过外,街面上已然空无一人。有的,只是寒风缕缕,声声蝉鸣。

哦对了,还有此起彼伏的破空声。

此时,阴暗的角落内,一道黑影缓缓走出。

回首再探远方空荡荡的广场,萧星眼里闪过了一丝追忆,幽幽一叹,便转身意欲离去。

枯坐半天,时至深夜,他等的便是这无人问津之际,白天自己一时情绪失控,已经闯了祸端,若非玄灵秘境线索意外出世,自己此时恐怕已经锒铛入狱,现如今还是趁机早日离开此地,反正线索已经拿到,此处,自己已无留恋。

只是,当他转身正欲抬步,他的瞳孔却突兀一缩,身形一僵。

其前方,不知何时已然出现了一个身着白衣,柳眉星目的青年,此时正笑吟吟的望着他,不言不语。

而他手中,一团暗红色的火球,随着他素手的摆动,上下漂浮着……

“兄台,可否一叙?”

“是你!”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