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奔空间

袁帆方诗韵小说_袁帆方诗韵小说名字

连载中

秘境诡宝:消失硬盘的致命秘密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原梓番 主角:袁帆,方诗韵 标签:都市,悬疑,惊悚,恐怖,小人物

今天小编带来秘境诡宝:消失硬盘的致命秘密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袁帆,方诗韵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原梓番,青年袁帆本在一家公司上班,却因为老板携款潜逃而失业。更倒霉的是失业当天家中被盗,却发现盗贼只拿走了电脑硬盘。寻找硬盘的过程中,袁帆发现其中迷雾重重,而核心原因竟然是袁帆偶尔接触到的一段满文,而这些满文的提供者在不久前离奇死亡,使得整件事情更加扑朔迷离……

秘境诡宝:消失硬盘的致命秘密精彩章节:

方诗韵顿了一下:“你到底跑什么呀,被他们追上了怎么办?”

“你怎么知道他们要来找我?”

“我在公司听说的。”

“公司?”

“咱们还是出去说吧,一句两句说不明白。”方诗韵又把起初的问题再次提了出来。

“怕什么啊,我还能把你怎么样啊?”

“那不一定,万一你看上我了呢?”

方诗韵“噗嗤”一声笑了:“就你,本大小姐还真看不上,走吧,我们陈总在外面等你,想问你点事,真没别的。你要真害怕我把他叫进来。”

袁帆犹豫了几秒,心里盘算了好几个跑路方案,但是都不太可行,最要紧的是自己脚伤又加剧了,也跑不快。于是心一横,心想左右躲不过,就去会会那个什么陈总,看看究竟怎么回事。

跟着方诗韵一瘸一拐地往门外走,袁帆追问了几句方诗韵的现状,方诗韵说她毕业后就进了这家公司当翻译,这陈总就是他们公司的领导,据方诗韵说她跟陈总也不常接触,这次是陈总点名找的她,因为她跟袁帆是校友。袁帆听了这话不置可否,心中的疑云愈发的大了。

出了网吧的门,袁帆又看到了那辆黑色奥迪,奥迪玻璃上都加了膜,黑黑的也看不清里面。方诗韵打开了车门,示意袁帆坐进来,袁帆想起刚才的事情,在车旁站定,不敢贸然进去。

如此僵持了几秒,那车的副驾驶门开了,一个穿着休闲短袖衬衫的人冒出脑袋,双目和袁帆一对视,袁帆就认出来了,就是刚才车里那个人,应该就是方诗韵说的陈总。

那人绕过车前走了过来,袁帆闻到他身上带着一股奇特的香水味,下意识地退了半步。那人看袁帆退了半步,露出一个十分友善亲切的笑容,伸出一只手,掌心朝下压了压,说:“小伙子,别害怕,我们没恶意的,就是想跟你问点事情。”

“我叫陈涛。”那人一边说一边伸出手。尽管他脸上表情很是亲切,但不知怎么袁帆就觉得他是装的,就好像一个老板故作亲切地跟员工交谈。

袁帆跟陈涛握了握手,大夏天的,那手摸起来有点凉,似乎还有些汗。

“有什么事您就直说吧。”

“别紧张,皇城根下,我不能把你怎么样,可能刚才你误会我们了,其实就是有个事想问问你,韩建军认识么?”

“韩建军?”袁帆一头雾水,他从不认识这样一个人。

“我换个问题吧,你是历史论坛的版主对么?”

“嗯”

“最近是不是有个人让你帮忙翻译满文?”

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的?”袁帆没隐瞒,因为他觉得这事应该不会是什么惊天秘密,就算是惊天秘密也应该跟他没什么关系。

“不瞒你说,那个人突然死了,我们在他家找到了一张纸,上面记着这个论坛,还有你的ID和邮箱,另外这张纸上还写着“满文翻译”四个字。”

“那你……怀疑人是我杀的?”袁帆本来想问他是怎么根据ID查到自己住址的。临出口又改口了。

陈涛用那灼灼的眼神盯着袁帆看了两秒,忽然大笑:“哈哈哈,小伙子真有意思。你别误会,那个人是药物过量死的,他吸毒。”

“那你们就通过那个ID找到我的?”

“这事把,说来话长,那个……他给你发的东西你还留着么?”

话问到这,袁帆似乎对这件事稍微明白了一些,他猜的应该不错,这事的确跟那三张照片有关系,袁帆心想既然是为了照片,大不了我给你就是了,袁帆可不想惹麻烦。

“留着,在我移动硬盘里。”

“哦,可以给我看看么?”

“行啊。”

袁帆这句“行啊”一出口,他发觉陈涛的表情忽然变了一下,似乎有些意外,又好像忽然间轻松了似的。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。袁帆从包里掏出硬盘,问陈涛带没带电脑,带了的话可以拷给他们,又向陈涛解释了一下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上写的是什么,因为他自己本来也不懂多少满文。陈涛似听非听,从车里拿出一台笔记本,在车后备箱上打开,插了袁帆的硬盘,找到那张照片。当那张照片展现在陈涛面前时,袁帆看到陈涛的眼睛眯了起来,似是在分辨照片的真假。

“你这还有别的备份么?”陈涛扣上笔记本,问袁帆。

“没了,我备份他干什么?”袁帆撒谎了,其实他刚才在网吧备份了一份。

“这硬盘卖给我吧……喔,其实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陈涛盯着袁帆说:“小伙子,你既然什么都不知道,就别问了,不知道最好。”说着,陈涛脸上露出了个神秘莫测的表情。

“是你派人去偷我硬盘的?”

“不是,但我可以告诉你,今天我拿走这硬盘,那些人应该再也不会找你麻烦了。”

“我这硬盘好几百买的呢。”

陈涛翻了翻兜,说:“今天我没带钱,明天你到我公司,我给你两个硬盘的钱,外加一个新的硬盘,数据全给你放回去,除了这几张照片,怎么样?”

袁帆转头看了一眼方诗韵,她没什么表情,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。那硬盘当初袁帆二百多买的,里面其实也没什么要紧东西,就算是陈涛不给他了,也真没什么,再说那句“再也不会有人找你麻烦了”着实打动了袁帆,独自一人飘在北京,“麻烦”二字,的确经常让袁帆头痛。于是点了点头。

“好,回头我让小方给你。谢谢你了,你真的帮到我了。”说罢陈涛又很礼貌地跟袁帆握了握手,给袁帆留了张名片,说再看到类似的图片可以找他,有重谢。说完收了电脑放回车里。方诗韵顿了一下,开口冲陈涛说她自己可以回家,不用送了,陈涛只是点了点头,说了声再见,上车就走了。

看那车走远了,袁帆就试图跟方诗韵打听究竟怎么回事,本以为方诗韵能解开袁帆心里的那些个问号,结果问了一大圈才发现,方诗韵自己也是莫名其妙,刚才袁帆跳车还把她吓了一大跳。

原来,方诗韵在陈涛所在的这家拍卖公司当翻译,快下班的时候忽然有人把她叫过去,指着一张照片问她“这个人是你们学校跟你一届的,你认不认识”。方诗韵认出了是袁帆,就说认识,然后陈涛就来了,拿出个号码说是袁帆的,安排方诗韵给袁帆打电话并嘱咐了说辞,然后就匆匆忙忙地拉方诗韵来了五道口。至于陈涛是怎么知道袁帆电话和住址方诗韵一概不知,只记得袁帆跳车后,陈涛打了个电话,说了几句“看看能不能查到”之类的话,结果过了十来分钟那边就说袁帆在这个网吧。

听了方诗韵这么一说,袁帆几乎可以断定他们是通过身份证查到他的,至于电话么……

“他们给你看的是哪张照片?”

“你戴学士帽的那张,应该是毕业时候照的吧,比现在瘦点。”

袁帆想起自己毕业期间照的照片都放在他台式电脑里——也就是放在那块已经被盗的硬盘里,那里面还有他的几份简历,电话自然很轻易地被他们得到。想到这袁帆不由轻蔑的笑了笑,心想这个叫陈涛的真他妈假,睁着眼睛说瞎话,面不改色,自己差点就信了。

这要是往常,袁帆说不定会跟方诗韵扯一会儿皮,但这下却没什么闲功夫,一个是心情有些乱,再个是经陈涛这么一说,心里始终惦记着那三张图片,想静下来再仔细看看其中有什么蹊跷。另外丁锋那小子胆小得很,这会儿也不知躲在什么地方,说不准猫在垃圾桶里吓得浑身发抖,现在事过了,可以再给他打个电话了。

跟方诗韵互留了电话,也没多聊,事实上也没什么好聊的,除非袁帆想泡方诗韵,但眼的袁帆又没这个心情,于是告别了方诗韵。袁帆叫了辆出租车,尽管很近,但他脚实在疼得太厉害,一步也不想走。袁帆在车上重新打开了手机,登录了自己的网盘把那三张图片下载到了手机里。到楼下给丁锋打了个电话,结果竟有些出袁帆所料:丁锋竟然回去了,但声音还是紧张兮兮,而且只说了句“我在家里呢”,就挂了电话。袁帆心骂这么紧张干屁,怕窃听还是怎么着?

袁帆试着用最小的动作幅度上楼,以尽量避免脚趾的疼痛,不由恨恨地想起那只导致了自己脚上的苍蝇,一时间甚是愤懑。终于爬到四楼,发现锁还是没换,门没有完全关死。袁帆推开门,看见丁锋苦着个脸坐在大厅的地上,后面站着一个人,袁帆认出来了,就是之前到这里找他的那两个人的其中之一——是穿黑T恤的那个大背头。

袁帆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人从身后猛地一推,整个人踉跄着就跌进了门里,往后看时,只见一个跟门框差不多高的壮汉,留着板寸,看面相倒并不凶悍,反倒挺斯文的样子,但那硕壮的体型足以震慑袁帆了。壮汉回身带上门,就朝袁帆走来。

“哎……”袁帆看那壮汉又要往自己身上冲,赶紧伸手拦住,“那照片我刚才给你们陈总了,不信你给他打个电话!”

“陈总?哪个陈总?”壮汉不明所以地追问。

“就是陈涛啊!”袁帆指着丁锋身后那个人:“就是他追我的时候开车来接我的那个人!他说我把照片给他了就再没人找我麻烦了!”

“他都跟你说什么了?”

“就说我把图片给他之后,就不会有人找我麻烦了。”

“那么你把图片给他了?”

袁帆点了点头,他想告诉这个壮汉其实自己还有个备份,但想了一下还是没说,因为他发觉事情很可能没那么简单,那个陈涛说偷硬盘的人不是他的人,也未必是撒谎。看那壮汉的表情,也许和陈涛真的不认识。

“你留备份了么?”

袁帆摇了摇头。

“那图片上都些什么东西?”

“一个什么东西上刻的几个满文,看不懂写的什么。”

“你认识满文?”

“会拼,但那图片上的都不认识。”

“满族人?”

袁帆摇了摇头。

“不是满族人你怎么认识满文呢?”

袁帆一听乐了,接到:“不是英国人不也一样会英语么?”

“他们怎么知道你在这的?”站在丁锋身后的那人忽然开口。

这话问的袁帆有点蒙,他不确定那人说的“他们”究竟是不是自己刚见过的陈涛,如果是的话,那就说明陈涛和眼前这两个人是不是一伙的,想了想,还是决定实话实说,于是就把刚才的事情简单介绍了一下,一边介绍一边四处看着,看到了他卧室边一把椅子,他决定一会儿若起了冲突,就抄起这把椅子防身。

等袁帆介绍完,黑T恤眉头紧紧拧在了一起,袁帆听他在反复嘟囔着“不可能啊”几个字。那壮汉似也陷入沉思,掏了根烟点上,猛地抽了几口,随后食指一弹,烟灰落了一地,那地面袁帆早昨晚还扫过,看壮汉这么随意不由皱了皱眉头。

几十秒后,黑T恤忽然想明白了什么似的,盯着壮汉,眼神灼灼,开口道:“他们不可能知道的这么快,除非……有内鬼。”紧接着又问:“李强呢?” 

壮汉表情也变得有些凝重,掏出电话拨了个号码,只见他刚把电话放耳朵边就放下了,骂了句“操,关机了!”

“妈的,早该想到的!”黑T恤愤愤地骂了一句,京片子展露无遗。

屋里安静了几秒,随即壮汉又开口了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“照片都被他们骗走了。”穿黑色T恤的人指着袁帆说。紧接着又不甘心地问:“你那真的没有别的备份了么?”

“真的没了,再说现在我两块硬盘都没了,有备份也没地方存啊。”袁帆再次撒谎,他觉得这张图片里面必定隐藏着什么秘密,若说自己还有个备份,说不定麻烦更大,说全都给陈涛了,就等于把麻烦都推给陈涛。

黑T恤听袁帆这么一说点了点头,没有再问,转头对壮汉说了句“我们走吧”。

“哎——”袁帆刚一开口就后悔了,心想他们要走就让他们走吧,自己还问什么?       

壮汉和黑T恤都看着袁帆,袁帆心想既然都开口了,问就问吧,于是说道:“我的硬盘……是你拿走的么?”

壮汉点了点头,丝毫不见任何不好意思,又指了指门锁说,一脸嘲讽:“你这破锁该换了,我拿根面条儿都能捅开。” 言罢,又补充了一句“今天实在着急,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,对不住了,那硬盘,明天你来潘家园,我给你。”说完又指了指丁锋说:“那个移动硬盘是他的吧,明天一块拿走吧,我留着也没用。”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